首 页 协会概况 政策法规 会员专区 展会信息 统计专区 人才交流 联系我们
 
  资讯中心
 
 
  行业新闻
  通知公告
  汽车常识
 
 
 
 
 
 
 
  资讯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详细  
 
吴松泉:从五个方面看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的总体形势
发布时间:2020/9/25 来源:全球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创新大会

导读

9月17日,在第二届全球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创新大会主题峰会上,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产业政策研究领域的资深首席专家吴松泉就汽车产业链相关问题,从宏观和政策研究的角度表了5点主要看法。他强调,汽车产业链的技术产品服务正加速向低碳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方向转型,经营管理战略在向正规化、专业化、规模化、国际化方向转型,这“八化”方向为供应链企业带来重大机遇,部分企业则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以下为吴松泉发言整理:

去年以来,“产业链”和“供应链”是中央文件、会议,包括各地的会议、文件中的重要关键词,上上下下都非常关注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发展。那么什么叫产业链,什么叫供应链?这两个词还有是所区别。虽然我们的政策文件、高层会议经常把这两个词放在一起,但其实产业链更多的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而供应链是从管理学的角度来说。对于政府、经济学者、行业可能更关注产业链,对于企业来讲或者管理学者可能更关注供应链。

   关于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目前中国已经形成了门类比较齐全、较为完整的体系,从上中下游涉及到的领域非常广。在智能电动化这个趋势下,还有运营商,通讯商,服务商,内容提供商,基础设施建设及管理者等主体以及高科技公司等新兴参与者,链的范围也在扩大。

汽车行业是一个产业链特别长,讲究大协同、大制造、大集成的一个行业,它的技术、资金密集,涉及到的行业非常多,而且规模效应特别突出,应该说代表着一个国家工业发展的水平。我们说到供应链、产业链,实际上它的核心是零部件,大家最关注的是零部件这个方面。我国汽车零部件在2019年营业收入大概是3.7万亿,整个汽车制造业大概有8万亿。汽车产业链包括整车制造环节,按照我们的测算大概是三个10%,社会商品零售额占比、税收占比、就业占城镇就业人口的比例也都是接近或超过10%,所以地位非常突出。

今天的话题是谈新能源汽车供应链,我们也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和整理。就产业链条来讲,新能源汽车与传统汽车这种结构上的变化,能源补给上的变化,涉及到一些基础设施,包括智能化方面相关的内容,和传统汽车相比有明显的区别,这是一个基本情况。下面我想从宏观和政策研究的角度,来谈一下汽车、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的几点看法,总结来讲就是二十个字。

  融合、重构  

汽车、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供应链未来的一个突出特征就是融合重构,实际上融合重构已经开始了。

在智能化、网联化的趋势下调整已经在进行,未来也会深刻的影响供应链变化。另外,这个重构还包括价值链、生态链全面的重塑,这也是行业当中讨论比较多的。就产品来讲,属性的变化带来了硬件、软件、服务的全面升级。在能源方面来讲,新能源汽车与智能电网、可再生能源的协同发展也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方向。

  生态、服务  

“新四化”的发展给产业链发展带来新的生态,汽车制造业的服务化对我们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我们团队在前几年经过调研分析提出来一个未来产业的形态,结论是这个行业将来可能是一种“四横、三纵、十模块”的产业形态。“四横”就是生态圈、细分领域、一级零部件及服务配套、底层零部件及服务支撑等等。“三纵”就是指车、路、人(服务)的三个产业链条,即以出行工具为龙头的自动驾驶汽车产业链条,以智能化道路为载体的道路配套产业链条、以服务平台为主导的车联网服务链条。“十模块”是指被分成的十个子模块,未来处于产业顶端的是生态平台类企业。

未来“新四化”的汽车供应链、产业链和传统的汽车将大有不同,服务所占的比重会越来越高,越来越服务化。企业也提出构建以出行服务为牵引、全新的智能电动车的供应链体系,就会出现很多新的软硬件的供应商、技术和运营服务的提供商、出行服务的提供商以及数据的服务商等等。

  集中、集群  

所谓集中,就是企业结构在集中,所谓集群就是布局在集群。要谈集中,应该说汽车产业发展一百多年以来,其实全球汽车行业一个重要的主旋律就是集中化、集团化,包括整车。我们现在谈论整车谈的比较多,其实零部件更是如此。在中国,在市场的低速增长或者负增长和降速调整中,汽车产业的变革、对外开放、中美贸易战等等一系列的综合因素的影响下,汽车产业也进入了大调整、大整合、兼并重组的阶段,零部件也是如此。

中国主要的汽车生产省和地区,在过去的六年(2019年与2014年相比),汽车产量的增长变化、布局的调整是非常明显的。汽车零部件按照统计分六大集群,随着整车越来越集中,供应链布局发展方向也越来越集群化。这里面包括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电机,也包括燃料电池。下一步政府会对燃料电池发力,推动这个产业包括产业链的完善和发展。

  进来、出去  

什么叫进来、出去?就是引进来,引进外国的资本、技术、人才等;出去就是中国企业要走出去,进行国际化,积极利用国际资源。

这里面首先是引进来,就是外资的大量进入。随着对外开放,对外开放是这几年一个重要的关键词,也就是说汽车全产业链对外开放,按照总书记讲的是高水平对外开放。对外资不仅给予准入前的国民待遇,还有准入后的国民待遇。

在走出去方面,去年出口接近700亿美元,前年大概是730亿美元,已经成为全球重要的汽车零部件出口基地。我们有很多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汽车零部件产品,零部件企业也在海外展开积极的布局。除了出口,还包括海外投资并购、海外研发。部分整车企业开始进行海外投资,进行本地化的生产。在这个过程当中,国内的供应链企业也在跟随着整车企业走出去。

另外一方面,关于中美贸易战的问题。美国对中国所有汽车整车和大部分汽车零部件仍然加征25%的关税,导致我们对美汽车零部件出口的下降。美国也加严了中国赴美投资的相关审查,影响了我们对美的投资和出口,也包括汽车零部件领域。

还有一个重要的趋势,从国际汽车供应链来讲,去年以来中央的会议也多次提到国际供应链(欧盟、北美、日韩、中国以及东南亚是比较重要的地区)。随着全球一体化和FTA(自由贸易协定)签订的国家越来越多,主要国家内部实行0关税也就导致了汽车供应链的区域化、分散化、碎片化越来越明显。比如说北美,北美这次美墨加协议提出来,大幅提高区域价值成份比例,由62.5%提升到75%,如果折合本地采购比例的话,大概是60%多,不到70%,也就是说只有符合这样条件的原产地规则,才能享受北美三国之间整车零关税的待遇。从实际来说,它肯定会促进零部件、材料当地化的采购。欧盟以及很多自贸区也是一样,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


当然供应链企业走出去也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条件或者说环境,就是企业要重视到海外投资设厂,直接生产供应当地市场。当然这种区域化分散化肯定会影响零部件的出口。刚才讲了FTA实际上在全世界有几百个FTA协定,包括中国也签了很多的FTA,中国的供应链企业走出去也势必会受到这个的影响。

  供应、短板  

我们是研究政策的,我们认为政策的重点就是保供应、补短板。

去年以来,中央会议包括中央文件多次提到了产业链、供应链的问题。今年以来,疫情发生之后,前后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中国疫情比较严重,直接影响了中国汽车零部件出口,也就影响国外的汽车整车包括零部件企业,导致不少国际品牌停产。在中国疫情控制之后,国外疫情愈发严重,也影响到进口零部件、影响国内生产。所以从对外依赖情况看,很多企业都受到了影响。

我们团队去年走访了国内主要的一些自主品牌整车企业、关键总成企业、新能源汽车包括电池、电机以及智能网联相关的企业,深入企业一线研发中心跟技术人员进行访谈和交流:短板到底在何处?为什么是短板,为什么国内企业干不了,必须要靠进口?

调查的结果还是比较令我们震惊的。我们总是说中国具有全球一流的汽车供应链体系,这个一流或者说规模,说的是庞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和供应能力的同时,其实有很多短板,不得不依赖进口和外资企业。这里的短板主要是在一些关键的技术、关键的零件、关键的材料、基础元器件(如芯片、传感器)、一些用于研发和生产的软件与装备等等很多的领域。

这些领域为什么会对外依赖如此严重?里面有很多原因,包括不掌握核心技术或研发太晚,也有工艺的原因、材料的原因、装备的原因等等。外资企业在全球范围内也建立了很多细分领域的绝对领先的技术优势,我们大概列了一下,发现很多零部件、材料、软件、装备领域在全世界的供应商都比较集中,只有几个,少数甚至1-2个。

从政策的角度来说,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一直在支持,比如各种目录,包括支持创新研发的目录、引导投资的目录,如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外资鼓励类目录等。支持的重点包括鼓励研发、投资的领域其实都是薄弱的领域,包括在传统汽车,新能源,智能网联、材料等方面。这次的会议是新能源,这里面的一些材料包括钴、铂、钯、铑等贵金属资源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中央的会议也明确提到了提升产业技术能力包括产业链的水平。针对这些方面,我们也提了一些建议,觉得应该采取综合的措施,着力保供应、补短板,建设安全可控的汽车产业链供应链,保持国内外的供应链安全稳定。

具体来讲,在保供应、补短板方面,建议明确方向和目标,采取综合措施来加强攻关和研发;同时也要引导国内外企业加大研发和投资,要走出去开展国外并购和海外研发;要发挥企业的主体作用,企业要加强供应链的管理。其实每一个小零件都是一个小产业链,都需要协作、合作,才能完成,

在推动新能源汽车高质量发展方面,我们也提出了一系列的政策建议。通过支持消费、推广等一系列的政策,创造良好的环境,通过做大市场和产业的规模,来带动整个供应链产业链的提升。在智能网联方面也需要通过各个产业主体,通过关键技术突破来加快产品推出、完善应用配套,明确商业模式。对政府来讲,在优化政策环境方面共同努力,能够尽快构建智能网联产业链。在政府政策方面,我们提出了关于优化政策法规、完善政策体系,构建技术标准体系等方面的建议。

当前,汽车产业正进入一种大变革、大洗牌的阶段,汽车产业链供应链也进入了一个深度调整期。对于传统汽车产业来讲,机遇挑战都很大,整个产业链有加也有减,加的更多。汽车产业链供应链正加速向八化转型:技术产品服务方面,低碳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经营管理战略方面,则是正规化、专业化、规模化、国际化。“新四化”为产业链企业带来的重大机遇,包括现有的产业链内外的企业,但是部分企业确实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甚至业务萎缩。

这次会议主题是三条链,如何做好三条链呢?作为绝对主体——企业一定要努力,在重构融合的时代要合力,政府的政策要给力,同时政府的政策、政府的战略包括企业的战略也一定要有定力,要持之以恒。全行业、甚至不同行业之间也要齐心协力,对于创新更要不遗余力,转型要尽智竭力。

  后台管理 意见和建议
  Copyright 2010 版权所有:陕西省汽车工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 07013484号-1